河北元昌食品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何南至-食品和包装机械行业的产学研脱节问题

2018-02-22 河北元昌食品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2319]

 

  据专家介绍,目前,我国食品和包装机械新产品产值率仅有12%~14%。有些企业甚至20年没有新产品推向市场,例如白酒灌装机械就是20年没有新产品,白酒产量上去了,而单条生产线的产能还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是哪些原因阻碍了我国食品和包装机械新产品的研制开发呢?中国食品和包装机械工业协会秘书长何南至认为,产学研脱节是我国食品和包装机械行业难出新产品的重要原因。

  企业:忙于低端仿制不愿花钱研发

  企业研发经费及力量薄弱是食品机械行业一大瓶颈。例如,广东省连续四年(1998~2001)研发经费只占企业销售收入的0.2%~0.3%,研发人员只占从业人员的3.5%~4%。全国的情况也一样。企业用于研究开发新产品的经费最好的是广州达意隆公司。开发经费占到了其销售额的19%,其次是粤东机械厂,占到11.6%,大多数企业研发经费都只占销售总额的3%以下,研发人员比例也是达意隆公司最多,占职工总数的30%以上,为了开发新型吹瓶机,光实验用管胚就花去200万元以上。有些企业主要是测绘仿制国内外同类产品,没有自己的研发能力,研发投入极少,只靠低价竞争。

  企业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低端产品市场的竞争中,在开发新产品方面舍不得投入资金和技术人员,因为用较高的开发费用开发出来的新产品会很快被别人仿制,而且由于价格相对较高而无法占领市场。最终的结果是使我国食品机械的技术水平总是处于仿制阶段,阻碍产品的升级换代,使我国食品机械产品不能形成属于自己的核心技术竞争力,永远跟在发达国家的后面而不能领跑。

  科研院所:体制问题凸显不能形成合力

  有关专家认为,我国食品机械行业科技力量不足。食品机械行业不大,但大专院校相关专业及科研院所共有80多所,可谓力量不弱。但目前的情况是研究院所忙于创收挣饭碗,有的形同一个工厂,只忙于加工生产和营销;有的想搞研究却没有经费;有的有技术但找不到中间试验的用户,生产企业又不愿意出钱冒风险,从而导致产、学、研脱节,本来就不强的技术力量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比较值得关注的是世界前沿的冷杀菌技术目前在我国还没有进入应用研究阶段,仅开始冷灌装设备的生产,还谈不上冷杀菌。

  我国科研院所的科研内容一般比较单一,综合性不强,其研究成果在工业化生产中的应用性较差。而食品机械和包装机械产品技术比较复杂,其新产品的研究开发往往需要多个学科、多个行业的技术人员共同协作才能真正搞出应用性成果。但目前的问题是,国家没有相关部门来组织和协调各相关科研机构;企业当然希望能通过科研机构联合攻关实现新产品升级换代以取代进口同类产品,占领市场,但大量的科研经费单靠企业难以负担,即使能够负担的企业也不愿意冒这个风险。谁来组织协调这些相关的科研机构?研发经费谁来出?问题已经明白地摆在了食品和包装机械行业的面前。

  目前就有一个典型的例子。用于肉类加工真空斩拌机由于国内长期无人开发,进口数量很大,直到去年国内才有企业开始研制开发。目前国内该机器的产能为每锅200公斤,而国外同类机器的产能已经达到每锅700公斤,差距仍然明显。要说斩拌机,国内早就有了,但因为没有结合真空技术,生产的肉制品肉和淀粉混合不均匀,卖相差,口感不好,没有市场。而真空技术国内也有相应的研究机构,但没有人把它与斩拌机技术“牵手”,因此造成真空斩拌机长期大量进口的伤痛。

  长期以来,大部分企业基本上没有自己的科研力量,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与市场经济相差一大段距离,缺乏与一线企业的联系,企业与院校携手开发产品的为数不多,技术咨询开展得也不普遍,院校搞出的一些新原理、新结构、新材料、新工艺不能及时应用于生产实践,两者优势难以结合。大部分研究的课题不是没能转化为生产力,被“束之高阁”,就是做了一半就不了了之,没有形成带动科研与生产紧密结合的技术进步力量和运行机制。

  据何南至介绍,国家科委对立项的科研课题拨了研究经费进行研究,课题也是根据市场需求来立项的,但却没有去调查具体应用的企业,不符合具体企业的需要,结果是大多数的食品和包装机械科研技术成果在样机阶段就“完成任务”了,这样的样机只能用于试验室,离真正实现工业化生产还有相当的距离。大量的科研经费耗费了,食品和包装机械企业却没能得到所需要的技术和产品,食品和包装机械产品更谈不上更新换代。

  据专家介绍,我国食品机械企业对科研投入平均不到销售额的1%,经费匮乏使科研设备、试验检测仪器等手段十分落后,使大部分食品机械产品长期停留在引进后消化吸收的水平。产品是仿制出来了,但内在质量不过关,这就导致了许多食品加工企业宁可花大价钱购买国外设备,也不愿意使用价格比国外便宜数倍的国产食品机械。

  据广州达意隆公司说,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等国际化公司在购买他们的灌装设备时,并不讨价还价,而是对设备的内在质量要求非常高,要最新的产品。国内其他不重视新产品研制开发停留在仿制水平上的食品和包装机械企业要想得到这样的大单恐怕没戏。

  何南至举例说,过去广州轻机拥有自己的研发机构,研发能力比较强,一度在国内称雄。但由于机制问题,造成科研开发人员流失,至今难以形成研制开发合力,新产品开发速度放缓。

  行业协会:有心组织协调缺少经费支持

  何南至认为,要解决食品和包装机械行业的产学研脱节问题,必须要有一个机构来组织协调。国家没有相关部门来组织协调,只能靠行业自己。国外都是靠行业协会来组织协调企业与科研院所,企业与科研院所签订合同,企业先支付一定比例的经费,科研院所根据企业的要求,负责从产品的开始研制到实现工业化生产整个过程,最后由企业支付剩余的经费。企业与科研院所之间的合作完全按照依法诚信的原则来进行,形成了良性的产学研结合机制,使行业的研究开发水平不断跃上新台阶,产品更新换代速度很快。

  而我国的情况是,企业不愿冒风险先支付一定比例的经费,担心出了钱成果却由于种种原因泡汤;科研院所又担心研究成果出来企业看到设计图纸后稍作借鉴不认账不给钱,相互之间缺乏应有的诚信。行业协会为了行业的发展,当然应该而且也希望能够出面组织协调,但却没有相应的经费支持,真正是有心无力。因此,何南至希望企业和科研院所能够在诚信的市场经济规则下携手合作,让我国自行开发的食品和包装机械产品能够更多地占领国内的市场,并积极开拓国际市场。